走访、联系了南宁市多个部门

2017-03-27 08:07

校外午托有别于校内午托,大都是个人以盈利为目的开办的经营性场所,他们给学生提供吃饭和休息“业务”,有的还兼营补习培训等。南宁市这样的校外午托点数量很大,但是无一办证,即使想办也不知找谁办。

就校外午托班的监管问题,南宁市卫生局的工作人员回复说:“这事不归我们管,你去找食品药品监督部门吧。”

校外午托班的消防安全,一些家长很是关心,对此,南宁市消防支队的值班人员称,已接到关于校外午托消防安全隐患的反映,且发现午托班多开在民房里,空间狭小,人员众多,存在安全隐患。他们已向市政府打报告,希望对午托班开展一次大规模的整治,但还没得到答复。一有答复,就会行动。

对于记者反映的问题,青秀区南湖街道办工作人员说,他们会马上联合社区工作人员到当事小区调查、了解,但因没有执法权,他们不能直接处理,调查后会以书面形式向城区职能部门汇报。

该工作人员无奈地说,教育部门没有强制执法权,对非法办学的查处,只能以发整改通知书、教育、引导正规办学等方式为主,无查封、罚款或其他强制性处罚权,故查处效果不是很明显。

2009年3月1日,深圳市正式实施《深圳市校外午托机构管理办法》,该办法规定,校外午托班主办人首先要向教育行政部门提出申请,经过审查,符合条件的由民政部门发证,卫生、消防、食品药品监督等多部门各负其责,认真监管。同时,教育行政部门是校外午托的主管部门。

家长王女士无奈地说,送孩子去午托班,是无奈之举。大家都知道午托班无证,管理人员文化水平和素质参差不齐,但孩子中午能去哪里呢?

2012年12月18日,本报报道了只有4栋楼400多户居民的南宁市凤翔路香格里拉花园二期小区,内藏20余家午托班,每当放学,五六百名学生涌入该小区,致使电梯、防盗门等公共设施被破坏,业主生活受扰。

对于香格里拉花园二期小区存在的午托班问题,南宁市教育局的工作人员称:“校外午托不归我们管,我们只管校内午托,你去找城区教育局吧。”

记者采访中发现,校外午托也喜欢傍名校——在教学质量好的中小学周围,少的有七八家,多的有二三十家,但是这些午托班的餐饮、公共卫生、消防安全都或多或少存在问题。

市民高女士称,校外午托已成不容忽视的社会问题,涉及的人群广,但目前没有部门管。“午托班办在小区里,居民奈何不了,物业、社区无权制止,相关部门也不加以规范,难免出问题。”高女士说,她所住小区也有不少午托班,每次看到孩子们挤在房子内吃住、休息,很是担忧。

就小区居民反映的午托班扰民的问题,南宁市凤岭派出所的民警说,若校外午托的学生破坏小区公共设施,物业应派保安守在防盗门处和电梯里,看见有人破坏就报警,他们再处理。若要管好或整治校外午托,需有部门牵头,多部门联动。

家住衡阳西路一小区的张先生说,该小区也有不少午托班,不仅影响居民的生活,而且孩子们的安全没保障。“听说城市3层以上不许办午托班,但是我们小区却很多。”他说,选择校外午托班时,很多家长都没有考虑孩子的安全问题。

南宁市民政局民间组织管理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则表示,校外午托是个人办的,以盈利为目的,不属于民间组织,管不了。

校外午托,涉及公共卫生和疾病传染等,该到卫生部门办证;涉及饮食安全,食品药品监督部门该管;与学生教育有关系,教育部门该管……可记者从去年12月18日至今年1月11日,就校外午托班如何监管一事,走访、联系了南宁市多个部门,所有接受采访的工作人员都认为校外午托班该严管,但至今还没有实质行动,均称无据可依,呼吁地方性法规尽快出台。

青秀区教育局的工作人员回复说,经过3天调查,确认香格里拉花园二期小区内有25家午托班,其中8家多次敲门不开,6家开门但以各种理由拒绝工作人员入内及介绍情况,6家只开办午托但不提供收费教学服务,5家存在辅导学生、开培训班并收费的现象。这些机构均无法提供合法的办学证照。另外,校外午托机构的管理至少涉及七八个部门,但广西尚未出台地方性法规,未明确管理主体,因此无法确定开办午托机构需要办理的手续,但午托机构开展有偿教育教学活动,则必须到辖区教育主管部门办理办学许可证。针对那些该办证而没有办的,他们已要求经营者尽快补办手续。

南宁市食品药品监督部门相关负责人说,《食品安全法》规定的七大类行政许可中,不包括校外午托,遇到校外午托想办证,因无执法依据而无所适从。在日常工作中,调查了很多校外午托的经营情况,也发现存在不少食品安全隐患,且以书面形式向上级汇报过。要管好校外午托,期盼地方性法规早日出台,以便执法有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