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更多中国传统治疗手法带回越南

2017-03-25 08:19

针灸是中国传统医学中一种“内病外治”的方法,运用针刺手法刺激人体特定部位从而治疗疾病。

数据显示,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全面建成后,98%的医药保健品被列入中国对东盟零关税清单。医药类产品关税逐步降低甚至为零,为双方在传统医药领域合作提供了有利条件。

今年77岁的韦贵康是推拿方面的专家,他独创的脊柱诊治、五行等推拿手法对于高血压、头痛等疾病有很好的效果。

陈秋贤学医是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不断扩大传统医药合作的缩影。近年来,到中国学医的留学生不断增多,像陈秋贤还获得了中国专门为东盟国家学生设立的奖学金,不仅免学费,还有部分生活补助。

今天,在“一带一路”建设的推动下,中国与相关国家都在积极行动,通过加强传统医药的交流、加快人才的培养,推动医卫合作不断深化。

如今,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地区开始重视传统医药的作用,世界卫生组织也明确提出了将传统医学或补充替代医学纳入各国的医疗保健体系的倡议要求。

古代丝绸之路,不仅是瓷器、丝绸的交易通道,也是中西方医学交流、医药贸易的重要途径。中国在几千年实践中形成发展的传统医药,在此过程中逐步被各国所接受。

“中国与东盟国家地缘相近、人文相通、疾病谱相似,形成了相近的用药习惯,中医药在东盟国家有着良好的基础和发展前景。”广西药用植物园党委书记梁景旭介绍,中国与东盟加强药用植物资源保护与开发合作,有利于双方实现资源和技术的优势互补、传统医药资源的共享。

广西中医药大学2013年与泰国孔敬大学合作共建了“中泰传统药物研究联合实验室”,双方还合作建立了中国首个中泰高校间的传统医药数据库,收录了300种中泰两国常用药用植物研究信息,实现了在网络地图中展示药用植物的地理分布情况。

老挝卫生部食品药品监督局传统医学部副主任洪柏楠·冯苏提说:“中国的传统中医药在疾病救治方面对于东盟甚至全世界来说都是很重要的,它具有很大的发展潜力。”(参与采写:翁晔)

广西中草药物种有近5000种,物种数量排名中国第二位,还有近千种海洋生物资源,其特色的壮、瑶、侗少数民族医药资源,蕴藏了许多行之有效的独特诊疗技术方法。

“大二的时候,有一天我突然头疼并且腹部胀痛,一位会针灸的朋友给我扎针后,症状很快就缓解了。”陈秋贤说,“当时就觉得针灸太神奇了。”

中国发布的《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指出,中国每年向沿线国家提供1万个政府奖学金名额,并提出了“扩大在传统医药领域的合作”。

推拿是国际受关注度较高的一种中国古老医治伤病方法,通过医者运用自己的双手,使用推、拿、按、摩、揉、捏、点、拍等形式多样的手法,以期达到疏通经络、推行气血等疗效。

1987年,新加坡人林春发到中国来拜师学艺,在韦贵康的精心指导下,林春发学成归国,在新加坡开了10个推拿诊所,成为当地颇有名气的推拿专家。

“一带一路”贯穿亚欧非大陆,作为中国境内重要的衔接门户,广西近年来与相关国家特别是东盟国家在传统医药领域合作不断加深。

韦贵康如今所带的博士、硕士来自越南、泰国、新加坡、德国、俄罗斯等不同国家。他笑着说:“有一次,新加坡来了16个学生,希望能读我的研究生。”

陈秋贤开始跟中国老师学习,并且积累了一定的实践经验,并准备考广西中医药大学针灸方向的研究生。她说,希望学有所成,回越南后考中医执照,把更多中国传统治疗手法带回越南。

据统计,1976年至2014年,广西中医药大学培养东盟国家留学生共768人,主要来自越南、马来西亚、印尼、新加坡、泰国等“一带一路”相关国家,所学专业包括中医、针灸推拿、中药学、中医骨伤等。

这所大学校长唐农说,有不少学生回国后开设了诊所、药店、保健康复中心、中医培训学校等机构,组织了中医药学会、中医师同业公会等民间机构,促进了当地中医药的发展。

越南人陈秋贤是广西中医药大学四年级学生,在学了四年中医后,她发现自己最感兴趣的是中国针灸术。